乘风破浪吧。

my的小蚂蚁:

舞绘速写

舞姿来源于刘福洋老师的《自在》还有《舞蹈世界》里的男子群舞朝鲜族扇子舞

特别喜欢男子朝鲜族舞中动作的柔结合一点蒙古舞味道的小动作。感觉在绘画中表现真的特别难(我在努力)!

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因刘福洋老师那别具一格的朝鲜舞种草,尤其是看中美舞林大赛上的表演,动作与音乐的结合让我不知道吧那段舞蹈看了多少遍hhhh

这里是两支舞蹈的链接喜欢的朋友可以来吃安利!

《自在》刘福洋-中美舞林大赛

《男子群舞—朝鲜族扇子舞》


28号狱犯

她从内由湖绿色的脱漆槛栏向外望去,只有干燥的金色菜园。
那片菜园早已没有任何绿意,即使是在盛夏,一个生机勃勃的季节,也只有蚂蚁和蚊虫愿意造访。
她接着又定定注视了会儿窗上的铁丝图案,槛栏的绿色让她回想起湖心的蜂鸟们,天气好的时候,它们的羽毛也是那样美丽地熠熠闪光。每当那些镜子般的坚韧羽毛反射着太阳的光线,她就会不禁想:如果有晶莹的水珠会不会更漂亮?
已经整整一个半月没下雨了。
这时间并不算长。和沙漠与非洲比起来,根本就是故意让热气多一些匍匐在人身上的余地。
她轻蔑地啧啧舌,抑制着来自心脏的重压。转身,是个堆满书本和黑暗的小室。
她便在这里。
很久之前,她费力想要挣脱一切钻进自己的天地,那样躲在安安稳稳的小室...

坚持梦想!

不要因为一时的轻狂而松懈放弃你的所有。

她不甘堕落,呼天抢地;又妄自沉沦,拒绝光明。

难受与我的神经病

巴因赫只觉得一阵烦躁。懦弱与毁灭混沌了她原本便不大灵活的大脑。她愤怒暴躁地朝地板吐了口唾沫,同时灌注全身的蛮力对着那些佝偻画师用纤细羊毛笔缓缓勾勒而成的精致珊瑚和鹿角狠狠踩了一记。家庭教师抱怨她永远忿忿不平,姊妹也冷眼相看,只有母亲和偶尔归家的父亲会给予长女以片刻的教诲和理智。
巴因赫便恒久地穿着绿天鹅绒窗帘缝的长裙、顶着那对雄雄燃烧并幻灭着光与色的炽橙双目日复一日地游离在家族阴暗的角落和图书室的边缘了。
偶尔,她也会哼起巫婆似的调子,唱着下人们酸臭的民谣、透过朦胧模糊的长玻璃瞧瞧门口是否有客人到访。但除了仆人们低头进出和无声来回,巴因赫得不任何好处。久而久之,她也放弃了这无趣又怪异的“情操修行”...

想当个艺术生,前六年画画,后半辈子读历史。

乘风破浪吧

1 / 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