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吧。

反射力:

刹那プラス - mikitoP

暖光

食用说明:本文无CP向。有关人物性格,资料基于各角色传记和游戏养成。这次写的基本都是自己心水的角色,加上第一次写同人,所以难免有点逻辑上的细节僵硬,还望各位看官包涵。
无论如何,感谢阅读。(❁´◡`❁)*✲゚*

1
白童子注意到寮里那棵巨大的樱树下,总有一位神色黯然的少女。她的乌发黑如棺杦,甚至比樱树根还要来得深邃浓郁;她的肌肤白如雪花,甚至比樱花瓣还要来的苍脆剔透。“简直像是童话一样……”白童子禁不住感叹少女的美貌。他又躲了躲,静静注视着这副恍若梦呓的光景。
只是……不知为何,少女的表情永远是冰冷漠然的,甚至没有听见任何她的轻轻呢喃或是自言自语,少女总是那样带着落寞与寂静伫立在一角,...

圣诞节的事

菲诗被借来的金丝卷发弄得生疼。穿着儿童剧里洛丽塔小淑女钟爱的粉红和蕾丝,僵硬移动的皮鞋和礼仪让她感觉分外滑稽。这简直比企鹅喜欢在北极吃花蜜还要奇怪。
午餐时间,宽敞过道上木质长椅,仰望着深蓝色墙壁上那个英俊聒噪的青年社长苦心孤诣搜集来的所谓“名画”,在感叹文艺复兴和人文主义光辉美好的同时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充满艺术和音乐气息的活动区域并不明亮,脚步声在孤寂的时候甚至可以营造出黑童话的氛围。一排排圣母和英雄的人像和几盆装饰用的绿萝搭在一块儿,尽头出现越过香樟树才看得到的猩红操场。在“社内优秀青年才俊”的指导下,没有什么花哨的摆设,但略显温暖的细节配色令她不由得沉思起来。
角落有玉米黄垃圾桶和折扇,绝对...

文高有着果绿色的校服,据说是校门口那棵大榆树的颜色。实际上,那种绿不同于任何一种在夏影下白得发光的青色,泛着水的润泽。浅色的,却又妥帖温爽。看起来很会被菁菁学子所怨声载道的款式,整体上倒是有点儿酷似每四年橄榄枝间的模样。”文渊服“让每一个手捧书本的学生由衷地自豪和喜爱。

理高位于很远的城市的另一头,不同于文高的鸟语花香、绿树成荫却意外地是个干净整洁、精彩美好的地方。学生们总是嘻嘻笑笑。他们飞扬着黑色的发梢、穿越开满樱花和海棠花的步行道,浅色的花瓣和叶芽飘落到书页上,水色的校服格外清澈宁静。靠近心脏的位置,印着理高那只默默屹立在钟声之下的晨鸡。

Resuscitated Hope

有两个义愤填膺的青年,一个叫婆谢,一个叫诗罗。

婆谢总是蹁跹。穿着欧洲客机里微笑的小姐们的米黄色长裙。

欧洲女人们有着暗金色麦穗般的卷发、日光下稻谷般浓郁的眼睛。

这总是让婆谢很羡慕。她哼着亚洲人特有的歌,轻轻拍了拍诗罗沾满露珠的卷发,示意他站起来。

"今天有星空。”

她又补上一句“婆谢”便立马将诗罗拖着向前走。诗罗不悦地合上那本遥遥无期的古兰经,黝黑的皮肤在甘草和黑夜中发光。诗罗兔子似得闭上暗红色的眼睛,泥土气息的风不断摩挲着青年曳动的袖梢。

白边上的金色花即使在黑夜里也看得见。

他看见婆谢花瓣般的长发,就像沐浴着曙光曳动在风里,这常常令诗罗想起每个星期开在牧师庭院里...

LOFTER官方博客:

在中国,贫富差距在日益扩大,“随处可见的不平等”变得日趋明显。6岁的生命应该怎样?在大凉山里砍柴,还是在游乐园里玩耍?18岁的生命应该怎样?在大学教室里自习,还是在小区里收发快递?40岁的生命应该怎样?在写字楼里喝着咖啡,还是在建筑工地里搬着水泥?

LOFTER联合网易新闻发起#一个世界两种人生#图片征集活动,用镜头记录同一个世界下不同人的生活瞬间。高贵的,平凡的,奢靡的,落魄的,安逸的,艰难的,乐观的,绝望的...... 这是一次关于“中国不平等现状”的大型影像记录。

参与规则

1. 上传图片添加 #一个世界两种人生#...

饱蠹之籍

饱蠹楼的两侧尽头是幽暗闪烁的珠楼银楼,青花似得帘子垂下来又引来数缕点缀着的药草香。而那草香据说是隋唐便流传下来的秘方。雕镂着鸁鱼硕长却又蒹葭般轻透的翅翼,鱼鳞和飞檐碧瓦的周沿更是生长出繁顿凌霄,白色褶皱覆盖的灯火缥缈,每当楼中唤出铃铛之音,冰凉的缝隙之间都会出现新的露水。

惟有那明亮着檀香与莲花的佛店最具人意。

”姑娘....可喜欢这对《子不语》?配上铁线莲可称得上是绝佳哟,啧啧....“

青坡下意识地攥紧了半晌前母亲微笑着交给自己的朱色福袋,她忧栗不安的发丝恐惧地依恋着家人海棠花的余温。

也就是半晌前,浅发瑟缩的青坡刚刚穿戴整齐地成为了十八岁。半晌前,她还沉浸着庙会五彩的花灯和琳琅的...

(二)清水

“蔚蓝的镇子里还居住着一些无人认识的老部族。

他们有着金色长发,不论年龄,每一位都拥有足以骄傲和自豪的纤细发质。

金色细腻的长发在阳光和海面织成的海轮下闪闪发亮。

蘑菇的镇子旁边还有迷雾一般的广茂森林。据说走进去就会被染成冰霜的颜色。”

清水奶奶年纪很大了。

有一手简洁漂亮的盘头技艺。

她经常头晕,也经常驱赶着把自家纸箱当成“花园”的小孩子。

她总是弯下身子,对白色的金盏花们说让人们再也记不起年代和姓氏的故事旅行家们的名字。

还有一些翻来覆去的、大人们(尤其是妇女们)揶揄的八卦风声。

但这就不讨孩子们的喜欢了。

换作以往,他们总会因为足球踢到沼泽里去而嚷嚷着要听怪物的故事。...

(一)雏鸟

很小的时候,筱每天都望向楼下映衬着光辉的海面。

大概,是很喜欢吃蛋花面的缘故,筱每天都喜欢葱花间萦绕的热气亲吻脸颊的触感。

夹着榨菜和海风的蛋黄携着鲜味钻入鼻腔。那味蕾蠢蠢欲动的样子,要是拍下来,应该也是一幅极为有趣的画面了。

这个时候,玻璃做的闹钟会确切地响起华尔兹圆舞曲的调子,既像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又像个偷食蜜糖罐的顽皮盲人。舞动着火焰似得小调。

清晨7:03分,筱的一天。

窗户外面依旧没有什么动静。日复一日的阳光晒成苍白,隔壁家的海棠花开成了雪白。

母亲很早就出门去了,似乎,临行前吩咐过什么重要的话。

但这回,那位黑色大衣的女性意外地没有记在笔记本上撕下来、交给自己。

“...

鲜花·裙·胸

“少女有着开满小花和黑夜的胸膛。“

 “少女,在谢幕时爱上了她的裙裾。”

 “少女,听见,不知道是谁说的,可以安睡了。”

“少女有了花事,她种着自己的花式。洋洋得意。”


 

谷雨 雨生

2016.4.12
Welcome to China!Your step leads us to future with real life and free!!!We're the explorer!!!!

2 / 13

©  | Powered by LOFTER